Blog on Cinema: 記《新天堂樂園》25週年數位修復版

SEARCH

2016年8月14日 星期日

記《新天堂樂園》25週年數位修復版


(《新天堂樂園》於2016年四月在台灣院線重映25週年修復版,本文整理自4/10的臉書貼文)

《新天堂樂園》(Nuovo Cinema Paradiso - 1988)確實是屬於大銀幕的電影,觀看25週年修復版提醒了我這部片在戲院氛圍和群眾演員的調度是多麼豐富且充滿感情。信義威秀1廳的銀幕尺吋應該是本片台北上映戲院最大最佳的選擇,可以說是25年間看過幾次大銀幕中感覺最好的一次,多少彌補了之前令人感到失望的觀影經驗。

新修復版感覺上顏色比前一次修復的版本更明亮自然,就戲院看到的畫面來說甚至有點太亮了點,除了一些細節難免有些老片的顆粒與模糊感之外,畫面大致上是很清晰的。只是和記憶中被美化的膠捲感來相比,數位版多少還是如克里斯多夫諾蘭所說的那種數位放映感覺像是在看大電視而不是看電影。大畫面下坐在倒數第三排依稀還是有看到畫面上像素的錯覺,這時候就會希望放映的如果是膠捲或是4K不知有多好。

聲音表現我平常看電影並不會特別注意,這次感覺聲音正沒什麼問題,除了聽起來音質多少還是嫌乾了點。本片當年原本就是低成本製作,在聲音處理上並沒有特別的效果,尤其演員的台詞應該都是事後配音,自然也不必期望太多。當然Ennio Morricone的配樂還是很有威力,雖然實在是聽太多遍了沒有新的想法。

字幕翻譯部份,影片沒有附上英文字幕,中文翻譯看來是重新翻過,尤其後段中年多多和母親提到「坐飛機只要一小時」那段總算是翻正確了。另外艾費多和多多在海邊 的那席話和印像中的台詞不太一樣,這大概是修辭和文意理解的出入,因為那段對話原本就被剪的滿破碎的,不好說翻的好不好。

版本內容細節的部份,之前在部落格提過兩小時版是經過仔細修剪的,並非單純把三小時完整版剪掉後段而已。新修復版大致上保留了和當年相同的剪接,可說是意義上真正的「奧斯卡得獎版」,不過我還是懷 疑有些地方仍然有錯漏,比如艾費多和小多多的一段對話中的一句「活過兩場戰爭」原本只出現在導演完整版,這次在新修復版卻留下來了,這大概是無關全局的小細節(又或許是原版中文字幕漏掉這一句沒翻譯)。另外如 果看到片尾字幕最後,也會發現畫面上有「爆雷」,出現了只有完整版才有的角色,這在原本兩小時版是被修掉的,這是另一個新版本不夠細心的小地方。

至於重看的觀後感,原以為大概不會看出什麼新想法,結果我錯了,雖然不多但還是有一點新的感想。除了先前提過大銀幕中氣氛調度和時代細節做的很好之外,從多多喪父情結到之後被迫離鄉,加上後段三十年後滄海桑田的景觀變化,片中社會、宗教、政治、經濟階級的轉移做為富歷史感的時代側寫元素,這次看來感受更加深刻。當然劇情之前都看很熟了,只是過去對情節的記憶太深刻,阻礙我以新的角度來檢視這部片,這次大銀幕的效果讓我開始思考這些情節做為影片另一個潛題的可能。除了感傷懷舊之外 是否還能指涉到更多沒有言說的歷史情懷?

比如前段小多多在學校上課的一場戲,老師打罵不會算數的同學惹得全班哄堂大笑,老師敲打學生的聲音跳接到艾費多在放映室敲擊膠捲盒的聲音,此時多多正偷看艾 費多的動作以進行他自己的「教育」,這聲音剪接有那麼點原本沒想過的社會批判,一個少年的成長與宿命和整個時代對映的關係是否有更多可能的解讀?諸如此類可能想太多的 點,兩小時版被隱去的秘密和動機,或許反而讓這部電影因缺口暗示出更多的可能性。不過暫時沒有重看導演完整版的打算。

兩小時版因刪減造成結構和角色動機上的缺失依然存在,但在大銀幕的感染力下多少把失分彌補了回來,我想到當年初看時其實也還不懂分析一部電影的好壞,純粹被情 節、角色所吸引而感動,這次大銀幕的體驗多少提醒了我這部片何以運作成功的原因,曾幾何時我也像片中那跟著畫面唸台詞的觀眾一樣,一再一再地重看只想留住 美好的想像,這一部份的我尚未消失但已經不復返,想想這也不是壞事。

雖然同樣的感動無法再回來,這次在大畫面上我終於清楚地看到了「那把槍」,還有深夜裏中年多多坐在床上的那隻原來是瞪大而不是閉上的眼睛,當然也有很好笑的多多去拿艾費多遺物時那完全不連戲的髮型(大概經過一些補拍),以及我無聊地在想那捲遺留的膠捲是如何躲過戲院的大火這類問題,這些在大銀幕才能想到的細節也是重看才有的趣味。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