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on Cinema: 金馬最佳影片(1):《樹大招風》《一路順風》

SEARCH

2016年11月23日 星期三

金馬最佳影片(1):《樹大招風》《一路順風》

今年有幸參加了金馬獎觀眾票選最佳影片活動,提前看了五部入圍作品,之後會記錄個人對這幾部作品的心得與金馬得獎預測。


《樹大招風》Trivisa (2016)

這部是香港銀河映像提攜三位新導演和三位年輕編劇所合作的合拍電影,先前已在台灣院線有過小規模上映,而這次在影城大銀幕看下來效果非常的好,完全展現香港影業拍攝商業類型片的技術水平,不論是攝影、演員、場面都可圈可點。銀河映像在杜琪峰已經北上拍了多部合拍片的情況下,這次大陣仗地由新人合體推出新片,試圖接續港式警匪片的衣缽,影片成績好的出乎意料(可惜沒有反應在台灣市場)。

故事以1997年香港主權交接為時代背景,描述香港三大賊王時不我予的犯罪故事。三位導演三條故事線分別進行,電影在彼此間來回穿梭直到情節最後交會,各自獨立卻又融為一體。導演歐文傑負責任賢齊主演的「葉國歡」,一伙搶劫犯眼見世道不易,改頭換面成了商人到廣州進行走私電器的生意,過往街頭駁火現在則是向中國官商各環結磕頭哈腰,像是從類型片轉進到社會寫實的領地,角色在翻臉或低頭的二選一中不斷隱忍,直到最後再也忍無可忍。傳統香港警匪片的法外英雄如何地無以為繼,時代與金錢的洪流是為關鍵,「葉國歡」這一段簡潔例落地拉出到這樣的結構出來,是為個人最欣賞的一段。

導演許學文執導林家棟主演的「季正雄」也是在類似的概念下,講述季正雄槍殺盤查的刑警後,改名換姓穿梭香港和內地之間繼續招募人馬搶劫,他行事低調小心謹慎,下手目標也越來越保守,過去的身份成為不能提的禁忌,甚至不惜殺害合作的同伴以保全秘密。昨日的快意如何落到今日隱忍,林家棟非常厚實精彩的壓抑演出是這段的亮點。相比之下黃偉傑執導陳小春主演的「卓子強」反倒是反其道而行,賊王行事越來越花俏誇張,自認為挑戰自我而不想再玩綁架勒贖,執意要聚集三大賊王來幹一場驚天動地的案件(但沒人知道要做什麼)。這段若說較是功能取向只為了拉出三大賊王匯集的軸線,而沒有前兩位強烈的時代隱喻,但其浮誇搞怪的情節也可視為港式娛樂類型一戳就破的泡泡。

全片就在這三段的戲劇交錯中不斷提升觀眾預期的張力,迎向最後令人莞爾且唏噓的結局,可說是又一次銀河映像式的香港政治寓言,形式對抗現實的展現,結尾畫龍點睛的回馬槍讓觀眾帶著激昂卻也愁悵的心情離開戲院。香港情懷和銀河映像的魅力應該是本片能在五部入圍片中佔到的優勢,但同樣的情懷與魅力多少也超過了情節與人物的鋪陳,這樣的一部商業類型片在金馬獎最佳影片能有多少勝算則實在很難說。



《一路順風》Godspeed (2016)

鍾孟宏的第四部長片作品,這回他把班底演員納豆和從香港請來的老牌喜劇巨星許冠文配成一對,上演運毒混混和脫線計程車司機的公路冒險之旅,乍看之下像是走類型套路的故事,實際上卻又完全出乎意料的反預期。傳統的敘事鋪排被刻意的迴避,昆汀塔倫提諾式的垃圾話冷笑話和突悌暴力透過角色的敘述展開,橋段意像和情緒主宰了整部電影,情節邏輯反倒顯的無關緊要。

情節大致分成兩條線,戴立忍飾演的黑幫老大從泰國九死一生逃回台灣,開始懷疑身邊是否有人背叛他,他派小弟納豆運送毒品到南部,自己卻尾隨在後堅控著一切交易。另一條線則是納豆搭上許冠文開的老舊計程車,司機老許說話神經兮兮巔三倒四,兩人一路鬧了不少笑話,到達目的地後卻碰上了黑吃黑的暴力現場。奇的是兩條線除了中段一場關鍵戲外,在電影中幾乎沒什麼邏輯上的連結,戴立忍追查叛徒到後來的復仇暴力,劇情賴以推動的麥高芬(誰是叛徒誰是募後黑手)幾無意義,他和納豆之間除了以電話聯絡外劇中完全沒有任何對話甚至見過面,司機老許的加入更對主線情節發展無足輕重。

反過來也可說形式帶出的角色狀態才是電影的看點,載立忍的角色從開場血腥暴力與懷疑的被害者,到後頭一轉而成為施暴者,刀口與槍口下的生死一念,圍繞在信任與背叛,殺戮與側隱,恐懼與淡然的種種情緒轉變,到尾段突如其來的死亡危機,頗有點銀河映像式鋒迴路轉的味道出來,雖然論情節繁複和類型操作還是差了一大截,尤其才剛看過今年銀河映像頗為出彩的《樹大招風》。

而納豆和許冠文則更是違反一般角色建立的模式,以不斷移動的狀態與意外交錯定義出人物,再逐漸帶出兩人身不由己流浪與飄移的人生。納豆出場時一組時空跳切的剪接即交待了角色一再重覆的任務,接受指令成為不言說的宿命,直到電影後段我們才看到人物背後失父的情感動機。許冠文許多不合邏輯的行動甚至有時讓我覺得他刻意地在擾亂主線的敘事,以各式離題與迷途來為自己孤獨茫然定不下錨的狀態做註腳,幾場荒謬的獨白戲完全搶走了電影的焦點。

當計程車困在雲林湖口溼地的小路中找不著方向,那魔幻時刻的光景完全把觀眾帶進了鍾孟宏式的電影幻境,同時也不禁讓我聯想到一個台灣人和一個香港人在其中的政治隱喻。結尾的情感交流則十分動人,鍾孟宏塑造的男性小人物在兩位知名面孔明星的加持下應該能打動不少觀眾,對台灣片來說實屬難得。

本片在金馬獎獲八項入圍領先群雄,但得大獎的機會還是很不好說。許冠文承載了許多影迷的情感記憶,而且表演也確實討喜亮眼,影片本身也有許多令人印像深刻的情節橋段,但做為一部類型電影還是有許多粗糙之處,鮮明的作者風格和反傳統的敘事安排可能引發兩極的評價,需要解碼的文化指涉對得獎機會也說不上有助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留言身份若沒有Google帳號或其他網路ID,請使用名稱/網址的方式留言,網址可留白。